首页>>视频访谈>>文化>>正文

《这不是手艺,这是生活》:不仅仅是手艺,更是“手艺人”

摘要:《这不是手艺,这是生活》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近期推出,本书收录了经过精心挑选的十八个手艺人的故事。

《这不是手艺,这是生活》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于近期推出,本书收录了经过精心挑选的十八个手艺人的故事。手艺的传承来自一代代人的坚守,这既是谋生手段的传家,也是民间精神故事的续写,在当下的快节奏社会中,慢工细活的方式引发了人们的衡量与深思。

作者多年在各地游历、居住,对我国多地的民间手艺有诸多接触和独特理解,并对近年流行的同类图书进行了对比,从而别辟蹊径,最终成文。

与时下常见的各种“手艺”类图书不同,手艺的细节和制作过程不是本书叙述的重点,作者更注重非虚构,更多地着力于记录传统手艺人在当下社会中的个体生存境况,展现手艺人在传统与现代之间何去何从的迷茫与思考。从而让此书具有“民间史”的性质。

本书在形式上亦保留着“手艺”的特质,全书线装,封面和封底特选沉静蓝热熔纸精心压印图案,具有雕刻般的细节呈现;内页穿插八幅专门为此书创作的黑白线描画,全书具备一定的观赏性和收藏性。

作者简介:

赵勤,1974年8月出生于新疆奎屯生产建设兵团。做过编辑、记者,现为自由撰稿人。作品散见于《十月》《上海文学》等刊物,已出版散文集《重返阿瓦提》。现居南方。

章节节选

“乐器王”艾依提·依明(节选)

五十多岁的艾依提·依明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和乐器打交道。小的时候是听别人弹唱,看爷爷制作乐器 ;少年跟着爷爷学习制作乐器的技艺 ;青年的时候自己制作乐器,拿着做好的乐器到处游走,去兜售 ;现在带徒弟,把制作乐器的手艺传给别人。从十五岁开始学习制作乐器,到如今四十几年过去了,艾依提·依明也记不清他做过多少个乐器了,只要是维吾尔乐器,他就都会做,都会弹。

艾依提·依明不识谱,也不认识字,做琴全凭感觉。从一截桑木开始,凿、雕、刻,每一道工序都仿佛有种神秘的力量支配着他掌握分寸,把握尺度,过了不对,不及也不对。那种力量引领着他,直到将一把琴做完,弹起来,音高合适,音色纯美。

虽然艾依提·依明已经被人们称为“乐器王”,但究竟一块桑木怎么样才可以最大限度地用到做琴上,不浪费,共鸣箱做多厚才可以发出美妙的声音,琴弦要多长才恰到好处,这些都是不确定的。

因为一截桑木和另一截桑木有那么多不同。干燥程度,木质的紧实程度,甚至桑木的生长环境、承受的阳光多少都决定了做成琴后音色的细微差别。这些奥秘艾依提·依明可以感觉到,却说不清楚。他像一个掌握了神谕的智者,却被神限制着不能泄露秘密,一切玄机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

相传,三百多年前,加依村就有人开始制作乐器了,从艾依提·依明用来做乐器的那些工具来看,三百多年前的技术很可能原封不动地保留到了今天。

制作乐器,最关键的是琴弦的音定得准不准,再就是共鸣箱的厚薄合适不合适,音色够不够好。别人做好的乐器,艾依提·依明拿起来弹弹就知道做得好不好,哪些地方需要改进。因为艾依提·依明是先会弹乐器,再学会做乐器的。

如今每次家里来了买乐器的人,艾依提·依明并不吆喝和推销,他只是拿起自己做好的萨塔尔或者都塔尔,弹上一曲,有时候他弹的是轻快的曲子,有时候弹的是忧伤的曲子,至于究竟弹什么,那就看当时的心情。大多数情况下,他自弹自唱一曲终了,人家还在音乐里神游,许久才醒过来,而后当即就掏钱买下了。

如果是光算做乐器的材料钱,大约只需要一百块钱。但做起来很费时间和精力,光是乐器上的装饰花纹就有几千个,要把那么多的装饰片片割下来,再插花一般地粘在乐器身上,粘好的黑白装饰物要形成花纹,那是些维吾尔民族喜欢的菱形和花形等图案。那些装饰物多的,需要裁剪、粘贴一万个左右,光是这一项,就费时费力,没有耐心是做不到的。一般是艾依提·依明的妻子做这个烦琐的工作,她却并不厌烦,把装饰片片一个个割下来,再按照花纹的样式一个个粘在琴身上。她是娴静、温和的,多少个有阳光的上午,她坐在窗前,低头认真地劳作着,细碎却快乐。别人都是用电脑刻花,或是把带花纹的纸贴在乐器的表面。但艾依提·依明坚持用手工雕花,坚持将那些装饰用的黑白塑料一个一个贴上去,虽然费时费力,但他说这样看着心里踏实、喜欢。以前这些工作都是他自己做,自从娶了妻子后,这些细致的活儿就交给她做了。她也是喜欢的,可以和丈夫一起完成一把琴,虽然烦琐,但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,这个从她看他的眼神中不难体察到。

艾依提·依明和三个徒弟一起做琴,再加上妻子专门为琴做装饰,一个月的时间最多也就只能做四把琴。现在手工做的琴,最贵的一把卖到三千五百元钱。一个月下来,除了给徒弟的工资、买材料的钱,艾依提·依明可以剩下三四千元,这样的收入在城市不算高,但在加依村却是让人羡慕的。

只要是村里有点文化,又喜欢乐器的小伙子来找艾依提·依明学习制作乐器,艾依提·依明都收下了。教的时候,他并不多说,只是做给他们看,一招一式自己琢磨。艾依提·依明就是这样跟着爷爷学会的。方法虽是一样的,但并不是每个来学习的人最后都掌握了制作乐器的技艺。很多人,也看了,也做了,但就是音品不准、音色不好听,也就自暴自弃了,不再来了,对于这样的人,艾依提·依明也不勉强。

往日头条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
图片新闻

党的十八大以来,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力度持续加强,文…
实施数千项重大文物保护工程——我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力度持续加强
实施数千项重大文物…
《这不是手艺,这是生活》:不仅仅是手艺,更是“手艺人”
《这不是手艺,这是…